球天下-玫瑰德比——曼联与利兹联版权力的游戏(下)荣耀与背叛

在1964/65赛季击溃利兹联登上老英甲的王座后,曼联又击败了挑战者红军利物浦,继续高枕王位。同时挥师南下,开始征服广袤的欧洲大陆。

1967/68赛季欧冠,曼联在半决赛中重创了西班牙的精锐之师皇家马德里,在决赛中以4-1的比分击败来自葡萄牙、拥有“黑豹”尤西比奥的本菲卡,最终在伦敦的温布利球场加冕欧陆之王。

这曼联队史的首座欧冠,也是英格兰球队首次拿下欧冠的奖杯,曼联在国内受到了空前的拥戴。

就在所有曾试图挑战曼联王位的球队开始退缩的时候,以杰克-查尔顿为首的利兹联将士们做好了复仇的准备……

在那场欧冠决赛中,梅开二度的博比-查尔顿无疑是曼联称霸欧陆的最大功臣。在夺冠庆典上,以博比为首的“巴斯比的孩子们”划破手指,将滚烫的鲜血滴入冰冷的奖杯,告慰在1958年慕尼黑空难中逝去的8位“巴斯比孩子”的英灵。

1958年的空难,博比-查尔顿幸免于难,却留下了严重的心理创伤,满头秀发在几周内脱落得稀疏可见。也只有在那个时候,哥哥杰克-查尔顿才重拾昔日的情谊,悉心陪伴弟弟走出空难的阴影。

但在弟弟博比洗去伤痛,决心重返球场后,杰克-查尔顿也捡起了脚边刻有白玫瑰的盾牌,这一次,他将以盾牌作为武器,亲手将弟弟拉下王座。

1968/69赛季,在曼联拿下队史首个欧冠的下一个赛季,利兹联从曼联手中抢过联赛的王座。这是利兹联第一次夺得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从此开启了白玫瑰的辉煌时代。

自68/69赛季到71/72赛季,利兹联从未跌出过联赛前二名,并于1973/74赛季,再次拿到了顶级联赛冠军。在这段时间里,利兹联给予了老对手全面的制裁。曼联在各级赛事中颗粒无收。

在征服了英格兰的土地之后,利兹联同样将目光转向欧洲大陆,1974/75赛季,利兹联一路淘汰了安德莱赫特以及克鲁伊夫率领的巴萨闯入欧冠决赛,在巴黎迎来了正值王朝时期的拜仁。最终,利兹联被2-0击败,没能成为继曼联后第二支君临欧罗巴的英格兰球队。

但利兹联很快从重振旗鼓,决心再次出征,不过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不仅有老对手曼联,还有背叛。

1978年,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中,利兹联大将乔-乔丹和戈登-麦昆转投曼联,一个赛季后,两人重返埃兰路球场,遭到了球迷各种谩骂以及各种投掷物,而当戈登-麦昆为曼联攻入一粒头球的瞬间,全场突然安静了下来。他们没必要再称其为“叛徒”了,因为戈登-麦昆已经成为了利兹联的敌人。

在那段时间,曼联的激进球迷组织Red Army和利兹的激进球迷组织Service Crew制造了一系列暴力的冲突事件,许多球迷在对抗中受伤,极端的利兹联球迷甚至以慕尼黑空难来嘲讽曼联的将士与拥趸。利兹联因此一蹶不振,在1981/82赛季降级后,整整9年时间没能重新回到顶级联赛,而玫瑰德比也因此中断了9年。

1991/92赛季,利兹联再次杀回顶级联赛,同时迎来了一位桀骜不驯的战士埃里克-坎通纳。在坎通纳等人的攻城拔寨下,利兹联一路甩开了其他对手,最终以4分的优势击败曼联,捧起了最后一届老英甲的奖杯。但“历史”再一次重演了。

在对阵利兹联的比赛中,生性桀骜的坎通纳在进球后冲向了利兹联球迷的看台。面对球迷的怒吼谩骂,他张开了双臂,正如几年后,成为曼联国王的他在接受曼联球迷顶礼膜拜时所作的一样。

这次“背叛”之后的92/93赛季,作为卫冕冠军的利兹联以联赛第17的成绩险些降级。而曼联则成为了第一届英超的冠军,时隔26年再次登上英格兰联赛的王座。

此后,曼联在国王坎通纳的引领下,长期称霸着联赛的宝座,而利兹联几经沉浮,一直等待着再度复仇的机会。

1996年,一个名叫阿兰-史密斯的少年与利兹联签下了一份学徒合同。这位生于利兹的少年生性倔强而野蛮,然而大家都知道,没有人比他更热爱胸前的白玫瑰。

利兹联很快以阿兰-史密斯为核心,组建了一支“青年近卫军”,向曼联的联赛宝座发起进攻。

但这支军队还是太年轻了。尽管在2000/01赛季,他们在欧冠击败AC米兰和拉齐奥闯入半决赛,但在联赛中依旧难以撼动曼联的王位。而一次次与荣耀擦身而过使这群年轻将士产生了动摇,近卫军中的福勒、罗比-基恩、鲍耶、科威尔等人先后离开,而身为近卫军队长的费迪南德更是成为了另一个“叛徒”,投入曼联阵中追随荣耀。

2002/03赛季,曼联11年来第8次登上英超王座,而利兹联终究遭到了放逐。

2003/04赛季,利兹联在英超沦为垫底,确认降级。阿兰-史密斯在最后一场比赛攻破对手的城门后,泣不成声地亲吻着胸前的白玫瑰,正如他从儿时起就做过的无数次一样,但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亲吻队徽。

2004年转会曼联时,他要求曼联推迟宣布交易,将自己的签字费放弃给了利兹联。

白玫瑰最后也是最纯洁的一片花瓣终究凋落了。从那以后,利兹联拥有的,只剩往日的荣耀。

09/10赛季足总杯,沦落第三级别联赛的利兹联做客老特拉福德。当时的曼联已经连续三年稳坐英超王座,但在那场比赛中,利兹联1-0攻陷老特拉福德,淘汰了曼联。

在随后的比赛中,利兹联被热刺淘汰,但对白玫瑰而言,那不过是在胜利庆典上酣醉后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的酒杯罢了。

2002年3月30日,利兹联与曼联在英超的交锋中,一位长着娃娃脸的球员两次为曼联攻破了利兹联的城门,帮助曼联以4-3赢下了那场荣誉之战。如今这位长着娃娃脸的球员成为了统领曼联将士的主帅,而利兹联也在流离十六年后重新踏上了英超的土地。

在这十六年间,利兹联漂泊于英冠的荒芜之地,也曾流落至英甲的边陲,它一次次在胜利后举杯痛饮,大肆庆祝,然而每次酒醉之后,眼前被攻陷的球场,都幻化成了老特拉福德的模样。

埃兰路上空的“白玫瑰”烟火越升越高,它终于看到了60公里外的老特拉福德。从夜空上看下去,那是一朵绽放的红色玫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