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花的灯罩》原型:她将战俘的人皮剥下制成各种特殊的收藏品

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的司令格兰特曾经有一句名言:“我不主张战争,除非是为了和平”。事实上,作为是一种极端的暴力行为,战争往往让不少人,成为了冷酷无情的机器,人们的劣根性,因此被无限的放大,而在近现代,有一部名为《刺花的灯罩》的电影,讲述了一个残忍的纳粹女魔头,实际上,二战当中的邪恶女人伊尔斯·科赫正是她的原型,不妨让我们听下她的故事。

加在这个女人身上的绰号颇多,比如“纳粹女恶魔”,也有囚犯将她称之为“布痕瓦尔德母狗”。

很难想象,在二战爆发前,伊尔斯还是一个遵规守矩的乖乖女,1906年,伊尔斯出生在了德累斯顿一个工厂主的家庭中,小学老师回忆她是一个有礼貌而且快乐的孩子,最终伊尔斯顺利毕业,并且作为一个簿记员去上班,然而到了1932年,和很多德国人一样,她加入了纳粹党。在这里,她结识了自己的丈夫,另外一个狂热的纳粹教徒卡尔·科赫,两年后二人结婚。

在希特勒掌权后,伊尔斯的丈夫,成为了纳粹德国臭名昭著三大集中营之一,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指挥官,为此伊尔斯同样来到了这一所被她视为“乐园”的监狱,但是对于关押在这里的犯人来说,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布痕瓦尔德营地关押着大约25万被纳粹视为“敌人”或者“”的人,在这里的战犯每天都要做粗重的体力活,开凿石块,修建铁路,而得到的休息和补给却是少之又少。

在极端的纳粹影响下,伊尔斯本人,对于这些囚犯,也有着莫名极端的仇恨,从而她衍生出了另外一个残忍的爱好:“收集人皮”。说起伊尔斯本人

暴行,一个集中营的幸存者,曾经在科赫家当园丁的库尔特·格拉斯回忆:“她是一个好看的女人,然而要是有她发现有哪个囚犯偷看她,就会被立刻枪毙。”而在一天,囚犯们被带到了一间房屋,被勒令脱掉上衣,纳粹士兵带走了一些有纹身的人。

后来的库尔特才知道,原来她是在挑选喜欢的图案,然后将这些犯人的皮肤,做成灯罩、皮包等各式各样的收藏品,对此伊尔斯津津乐道。

天理昭昭,伊尔斯的丈夫卡尔·科赫后来因造假、偷窃和腐败被党卫军逮捕,1945年被处决。而伊尔斯也离开了集中营,但是德国战败后,盟军的法庭却并没有放过她。

到了1947年8月19日,柏林美国区的军事法庭开始以谋杀罪起诉她,但是因为证据不足而没有通过,然而到了1949年的西德,指控官找到了当年伊尔斯做成的人皮钱包、灯罩等众多特殊收藏品,让法庭中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德国法律没有死刑,因此伊尔斯被判处了终生监禁,不得假释。此时的伊尔斯,似乎完全没有悔改的意图,她试图上诉,在1952年被联邦法院驳回。时间到了1967年,伊尔斯科赫在德国的单人牢房,选择用床单勒死自己,结束了生命。对于她的死亡,并没有人表示惋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