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武谈兵|以军开始地面进攻哈马斯准备了哪些反坦克武器

目前,以色列陆军地面部队已经开始进入加沙地区,展开针对哈马斯武装的清剿行动。而另一方面,哈马斯武装部队,特别是其主力——卡桑旅已经在纵横交错的地道内储备了大量武器弹药,大部分是用于对付以军主战坦克以及装甲车辆的反坦克武器。

可以预见,在接下来加沙地区的激烈战斗中,装甲战与反装甲战必然会成为最主要的作战形式。而哈马斯武装反坦克力量能否抵御以军装甲部队的进攻,就将成为决定战斗胜负的关键性因素之一。

哈马斯武装要与以军装甲部队对抗,首先就要拥有足够数量且性能不俗的反坦克武器。在这一方面,哈马斯武装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通过地道网络从外界得到各类反坦克武器,另一个就是自制一部分反坦克武器。而从类型上看,目前哈马斯武装所拥有的反坦克武器基本上为反坦克导弹和反坦克火箭筒两大类。

此外,哈马斯武装也可以利用微小型无人机挂载反坦克弹药对以军装甲部队发动攻击。但是无人机反坦克只能作为零星的偷袭战术,打击一些落单的以军坦克装甲车辆。在大规模作战行动开始后,特别是以军装甲部队已经在“梅卡瓦”主战坦克上安装装甲顶棚的情况下,哈马斯武装的无人机攻击就很难再奏效了。

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哈马斯装备的反坦克导弹主要有苏/俄和伊朗研制的系列导弹。其中,俄制反坦克导弹为9M111“巴松管”(北约代号AT-4)和9M113“竞赛”(北约代号AT-4),相对来说数量较少。前者是苏联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批量装备的第二代反坦克导弹,也是苏军第一种采用管式发射的轻型单兵反坦克导弹,其基本型号的破甲威力仅为400毫米垂直钢装甲,性能相对来说已经较为落后,但是装备数量和范围很广。9M113则可以视为9M111的进一步改进型,其弹径从后者的120毫米增加至135毫米,并且采用了串联破甲战斗部,破甲威力可达800毫米垂直钢装甲,最大射程也从9M111的2.5千米增加至4千米。

哈马斯武装手中的伊朗反坦克导弹为RAAD和Dehlaviyeh。前者是苏联第一代反坦克导弹9M14“婴儿”(北约代号AT-3)的仿制改进型号,主要分为基本型(单级破甲战斗部)以及升级版RAAD-T(串联战斗部)两个子型号。这种反坦克导弹需要射手全程手动控制,命中率较低,破甲威力也只有400毫米垂直钢装甲,无法正面击穿以军的“梅卡瓦”3/4主战坦克,所以目前哈马斯武装已经很少使用。而Dehlaviyeh为伊朗仿制的俄罗斯9M133“短号”反坦克导弹,其弹径达到了152毫米,破甲威力也达到了1200毫米垂直钢装甲,最大射程5.5千米,属于目前哈马斯武装装备的性能最好的反坦克导弹。所以,Dehlaviyeh反坦克导弹也是哈马斯武装对付以军装备部队的“杀手锏”。

有消息显示,哈马斯通过某些渠道得到了一批代号为“火鸟”-2的单兵反坦克导弹,该型导弹的发射以及制导系统可以同时兼容俄制9M111和9M113,并且进行了相应的改进。哈马斯武装装备该型反坦克导弹应该是作为伊朗以及俄制反坦克导弹的补充,数量应该也不会太多。

此外,根据哈马斯武装最新公布的视频显示,其手中还掌握了一批数量不详的英国NLAW单兵近程反坦克导弹。笔者推测,这批西方反坦克导弹流入到哈马斯武装手中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被乌军私自倒卖,再通过北非埃及中转进入到加沙地区的,另一种可能性就是被俄军缴获后通过伊朗,再经叙利亚或者也门交付给哈马斯武装的。无论如何,这批西方制式反坦克导弹也会对以军装甲部队造成很大的威胁。

除了各型反坦克导弹,哈马斯武装还储备了大量的RPG-7以及少量的RPG-29反坦克火箭筒。其中,RPG-7反坦克火箭筒既可以发射单级破甲战斗部的PG-7系列火箭弹,也可以发射串联破甲战斗部的PG-7VR火箭弹,以及一部分PG-7VM的F-7火箭弹。最为关键的是,哈马斯武装已经可以自己生产制造火箭弹,比如Tandem85串联战斗部火箭弹。这就使得哈马斯武装在与以军的战斗中,尽管武器弹药输入通道被切断,其自身仍可以不断补充弹药。

这些无制导的反坦克武器虽然威力和射程不及反坦克导弹,但是只要战术运用得当,在城市巷战中依然可以有效杀伤以军装甲部队。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哈马斯武装同样得到了一批西方制式AT4反坦克火箭筒(美军编号M136)。该型火箭筒属于一次性使用,不占编制,而且最重要的是可以在室内发射攻击坦克装甲车辆,其对于以军装甲部队的威胁恐怕更大。

哈马斯武装尽管准备充分,且拥有错综复杂的地道网络作为隐蔽以及机动手段,但是依然无法在开阔地域与以军装甲部队正面抗衡。所以,对于哈马斯武装最为有利的就是将以军装甲部队吸引进入加沙城区。这样,哈马斯武装通过地道进行快速机动,灵活调动兵力,再以加沙城区的大量建筑物为依托,层层抵抗以军装甲部队的进攻,对其坦克装甲车辆以及人员进行大量杀伤,消耗其有生力量,直至以军无力继续作战,最终撤离加沙地带。由此,哈马斯武装才有可能取得胜利,保全自身力量不被以军彻底歼灭。所以,我们最近就可以通过视频看到,卡桑旅频频派出由数人组成的作战小组,通过地道对在加沙郊区集结的以军部队发动偷袭,就是为了诱敌深入,将以军引入到对自身有利的城区进行巷战。

在具体的反坦克战术上,通过以军缴获的哈马斯武装作战手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有针对性的措施。比如,哈马斯武装强调要使用各类反坦克武器攻击以军“梅卡瓦”主战坦克的几个薄弱点,比如车体后部人员进出的舱门、炮塔前部下方与车体交界的“窝弹区”以及车体侧面弹药储存的位置等等。

另外,对付以军装备“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的最新型“梅卡瓦”4M主战坦克时,哈马斯武装认为使用反坦克导弹,特别是采用激光驾束制导的Dehlaviyeh进行远程攻击往往很难奏效,很大概率会被拦截。所以,针对“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的特点,要使用反坦克火箭筒实施近身攻击,尽可能压缩毫米波雷达探测以及火控系统的反应时间。而且,哈马斯武装还发明了一种双联式反坦克火箭筒,发动攻击时先发射一枚普通火箭弹,诱使“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进行拦截,趁着其拦截弹发射器补充下一发拦截弹的时间差,立刻发射第二枚串联战斗部火箭弹,则有很大概率可以将“梅卡瓦”4M主战坦克击毁。

在具体的反坦克战术上,通过以军缴获的哈马斯武装作战手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有针对性的措施。

哈马斯武装作战手册还对如何判断“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是否处于开机状态有详细说明。如果“梅卡瓦”4M主战坦克周围有协同作战的步兵,那么考虑到避免误伤的原因,则“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很可能没有处于待发状态。这时,就可以对“梅卡瓦”4M主战坦克发动攻击。

笔者分析,这么多有价值的实战经验,特别是如何对付装备“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的“梅卡瓦”4M主战坦克的战术,未必都是哈马斯武装自身总结出来的。很有可能是同处于反以战线的盟友——黎巴嫩武装向哈马斯武装传授的。毕竟黎巴嫩武装长期与以军进行高强度武装对抗,而且其手中装备的各类反坦克武器比哈马斯武装要更为丰富。

从目前各方透露的情况来看,在对付哈马斯的战术上,首先,以军已经派出了大量步兵进入地道内,意图消灭哈马斯隐蔽在地下的有生力量,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摧毁哈马斯武装储备的大量反坦克武器。另一方面,以军装甲部队、炮兵以及航空兵以打击哈马斯武装目标的名义,开始大量摧毁加沙城区的建筑物,特别是高层建筑,以消除巷战威胁。而且,我们也可以看到,加沙地区的各类建筑物从结构强度上远不能与乌克兰城镇相比。所以,很多建筑物,特别是高层建筑被以军炮火和空地弹药击中后,很容易坍塌。这也使得在后期的战斗中,哈马斯武装很难利用建筑物作为制高点攻击以军部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