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影!意甲联赛停摆后全球经济的蝴蝶效应!

的角度来看,它是一项运动,是竞技性极强的群体运动,也是人们通过比赛来展示友谊的一种体现;站在的出发点,它是球员养家糊口的谋生之道,是球迷的饕餮盛宴,是赌球客促进多巴胺分泌的绝佳激素。

3个月前你说起这个词,绝大多数国人都还沉浸在购置年货,欢欢乐乐迎大年的氛围里,还没有人指出其恐怖的传染性和突变导致的致死率,连它的名字,都是到了2月11日,才正式由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COVID-19”,其中“CO”代表“冠状病毒”,“VI”为“病毒”,“D”为“疾病”。

其中“19”是指该病毒于2019年发现,而不是像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顾问凯莉安·康威的著名言论,“这已经是Covid-19了,不是Covid-1了,所以世卫组织怎么能还不清楚疫情的情况呢?”这位顾问小姐以为那个“19”是病毒的一个版本号,以为前面还有18个版本的新冠肺炎呢。也算是美国人一贯娱乐至上的一种另类体现吧!

本次疫情未席卷全球之前,绝大部分人很难把病毒和足球联系在一起,因为在黑死病、鼠疫和西班牙流感盛行的年代,都还没有五大联赛,如果有的话,足协和俱乐部等机构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手足无措,只能靠停摆比赛来缓解疫情带来的压力了。

很不幸却又很庆幸,我们国家在2003经历了SARS,让部分医疗先驱者有了警惕心,比如本次疫情我们逝去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又让一部分白衣天使有了充分的经验,比如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等一大批国之柱石!在此,全球人民都应该对他们说声,谢谢您。

全球掀起抗疫的浪潮,个人认为应该是到3月10日,也就是意甲联赛官方宣布停赛后。此时的人们才逐渐认识到新冠的可怕传染性,“天呐,我们死忠百八十年的球队居然不踢球了!”但为时已晚。

因为在此前一场已经进行的欧冠比赛,即首次杀进欧冠八分之一决赛圈的亚特兰大,远赴西班牙挑战巴伦西亚,最终以4比1大胜蝙蝠军团!是的,巴伦西亚足球俱乐部的队徽,是只蝙蝠,是之前传言的新冠病毒携带传播者,是不是有点讽刺意味?或者从神学的角度,可称其为预言?

意大利的新冠疫情爆发后,意大利贝加莫市长乔治·戈里在接受脸书采访时,将亚特兰大对阵瓦伦西亚的那场欧冠比赛称为“生物炸弹”,称至少让4万名现场观众感染上了新冠病毒。

意大利的第一例确诊患者是出现在2月23日,无法想象到了两个月后,也就是今天–4月23日,意大利累计确诊已达187327人,也可以说是2个月增长了18万多倍!

截止今日,美国的确诊病例已近85万,但不值一提,毕竟特朗普同志什么都懂,我们可没这么博学,至少没有他那么博学,至少我没有。

正由于“川建国”同志的博学,导致原油期货合约暴跌至负值,导致诸多奶商神奇的复制了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最著名的“倒牛奶”事件。

倒牛奶只是个缩影,是个表象,因为美国居家令的实施,让股市暴跌、失业率暴涨,美国人民没有了收入,积蓄全部被清空,钱包比脸还干净,几乎的所有商品或服务的需求量都大幅下降。

宅家族的增加,导致对汽油的需求巨幅下降,导致餐馆停止采购食材,导致原产品供应链条中断,导致农民不得不开始大规模倾倒、销毁自己的农产品–无论是养殖业还是种植农业,都是这样。因为农场主不愿为没人买的农产品继续花钱–储存和运输产品是需要开支的,所以只好忍痛放弃辛苦劳作收获的产物。

美国奶农每天要倾倒370万加仑(约1400万公斤)的牛奶;一位艾奥瓦州的农民不得不自己挖沟埋掉自己种植的100万磅(约45万公斤)洋葱;爱荷华州奥克利市的一个农场已经开始免费发放大量积存的土豆;明尼苏达州一家养鸡场对6.1万只鸡进行了安乐死;一些农民不得不杀死猪崽,因为出售生猪的利润,已无法补足饲料的成本。

“川建国”同志将自己的名字印上为救市派发的援助支票后,我只能呵呵呵呵呵呵。

西班牙因为新冠取消了源自20世纪30年代的奔牛节,要知道那可真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的一个重大节日啊!

庆幸,鲍里斯·约翰逊在成功治愈后,已经不愿意尽快解除大英帝国的封锁了。这也是他没有跟从盟友美国的一个正确且英明的决策。

在马克龙的领导下,法国的各大企业也开始通过调整生产链来对抗新冠病毒带来的冲击。

要是埃尔多安不发动叙利亚战争的话,土耳其应该还不至于成为全球第6大国,当然,我说的是新冠确诊人数,你以为呢?

普京和默克尔也许可以考虑一下,先把叙利亚、利比亚的局势以及油市的事情放一放,先稳定稳定暴涨的疫情?毕竟除了德甲是五大联赛之一以外,俄超的世界足球地位也在逐年上升。

足球不止是全人类、全世界的第一运动,更是全球经济脉搏中的一个缩影,可以说,当一个国家的足球比赛复赛时,哪怕是空场比赛,我们都可以看出该国对于疫情防控这项工作已经有了充分的信心,是经济逐渐复苏的一个侧面体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